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受辱侠女】(45-46)作者:安娜卡列妮娜
【受辱侠女】(45-46)作者:安娜卡列妮娜
 字数:7201

第四十五章   囫囵

      
      灯烛照亮着客栈的大床,也照射着一位绝色美人赤裸裸的性感娇躯。此时,她嘴 上戴着口环,塞满了罗帕,双手反锁着一副钢铐,又用白色绑绳牢牢的加捆了一遍,绕 过高耸的乳房吊在房梁上。修长的双腿也分别被两根捆住脚踝的白色绑绳向上最大限度 地高举拉开,并栓在房梁上的皮环里。

    两个汉子一边一个抚摸着她胸前的一对大肉球,嘴巴紧扣在她的两个乳头上,贪婪 地吸允着。姑娘已经保持这样淫乱的姿势悬吊了许久,乳头上的强烈刺激虽是让她难熬, 更令她颤抖的是,一个中年婆子一边欣赏着她的表情,一边用手在她的身体上来回抚摸 挑逗。

    那婆子手在姑娘两条分开的大腿间游走,只捉弄得她“唔唔”娇喘。婆子丝毫没有 理会美女从堵塞严实的檀口里漏出来的声音,继续用手慢慢地抚摸玩弄着她粉色的阴户。 在三人肆无忌惮的刺激下,女郎的乳头和阴蒂兴奋勃起到了顶点。

   那婆子赞道:“前些日子调教了你这么久,这肉核还真不小。”口中一边说话,一 边继续挑逗,两根手指紧紧捏住变大的阴蒂来回揉弄,另一支手则在菊蕾上轻轻点着。
    “唔!唔!唔!”身体敏感中心被玩弄的强烈刺激让这美艳绝伦的姑娘嘴里漏出撒 娇般呻吟,悬吊着的娇躯也不住地颤抖。正品味着乳头的汉子喘息道:“瞧她这副骚样, 真让人受不了。”那婆子笑道:“小弟这般没耐性,再玩一会儿,后面有你爽的。”
     这已是第五日,每当上官燕醒来时,都是被以屈辱的姿式捆绑悬吊在大床上方, 身上敏感器官全部被三个淫徒抚摸玩弄着,一阵阵的官能刺激很轻松的就能让她被春 药和医治改造过的身体达到高潮。同时也在提醒着她再次变成性奴隶的身份。

     那一日她回到铁匠铺送口信,又去夫君房里取出钥匙串给金顶掌门开手铐脚镣, 等白玉如和胡李两位都离开后,柳嫂却忽然上来一把将她压倒在地。上官燕反铐双手 的钢锁尚未来得及去除,那柳嫂又有些金顶门女弟子的身手,让她这么一偷袭,顿时 被制住,被堵嘴捆腿,直拽到关押柳青柳烟的房里。

     柳家兄弟见大姐捉了这个美艳惊人的侄媳来,虽是不明所以,但也晓得上来帮 忙按压,又见柳嫂手上的钥匙串,更是惊喜万分。二人解下镣铐,转眼便给上官燕手 脚又加戴上,将她套入麻袋,直溜出了铁匠铺,往东赶去。

     柳家三人都有些功夫,抢了辆马车,又在穿州过府时去窃了些银两来充作盘缠, 自此无论在马车还是客栈里,都要玩弄凌辱上官燕,每天最少也要强奸她三次,玩得 疲累了,给她吸弄搓揉敏感异常的乳头阴蒂,就是喂食都不停下,真是除去睡觉,让 她每一刻都在性快感中煎熬。

     今日又被三人折磨得连连娇喘,身上三个敏感的肉核被伺候得翘到不行,直在身 上耸立挛动。柳青看着她的模样,也已经按捺不住,口中急呼:「不行了!我要插进去 了!」说完从后面贴住她吊起的玉体,手指在她乳头上一阵乱揉,另一只手指熟练地 拨开她娇嫩的菊蕾,手指在她乳头上一阵乱揉,紧接着一根粗大的阳具如饥似渴地插 了进去。  

  女侠立刻发出一阵悦耳的悲鸣:「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她玉体早已失控,下身火热地高潮起来,狂暴有力的肉棒菊奸 令她发出娇媚的浪叫。柳烟见哥哥忍耐不住,又听这尤物这般声音,也耐不住性子, 直捧住眼前雪白的身子,将肉棍直往那淫水盈盈的桃源蜜洞里顶去。

    柳嫂见两个小弟已经把肉棍塞满侄媳高翘的屁股,取笑了几句,便对上官燕道: 「你可要好好的发春,倘若不够用心的话,可是要对你增加惩罚。」

   女侠一听她提起「惩罚」二字,被堵住的檀口里漏出得声音变得更加缭人。这几 天被手脚反绑,反复轮奸阴户菊门和嘴巴,两支大肉棒激烈地揉躏,如果自己表现不 够浪骚,还要被他们滴蜡惩罚,加上直到什么都不再漏出来的灌肠,失控的身体在淫 虐下被迫达到连续高潮,回想起那些淫乱的惩罚,却让汤大夫爱妻又害怕又性奋。
    即使白天时已经被他们强奸了两次,但此时玉臀两个蜜洞被肉棒推入填满,无法 言喻的快感依旧袭向屁股的主人。温热又软中带硬的阳物肆虐双穴内壁的同时,强烈 的刺激立即覆盖了全身。

   女侠手被反绑在背后,双腿分开绑吊在房梁上,丝毫抗拒不得,只能断断续续的 从堵得严实的嘴里漏出的娇喘,品尝着每日都要反复招待她的床戏。贴住她身前和背 后的两个表叔用粗大炽热的肉棒,在她的蜜穴和菊孔里深深的冲刺着,来回摇动的躯 体撞击着雪白性感的胴体。

   插入的肉棒火热粗硬,表面布满浮起着的经脉,毫不留情的侵犯着身体最敏感的 部分。难以忍受的剧烈刺激,让屁股的媚肉不断收缩。强烈的冲击传到子宫深处,性 快感在体内各个角落蔓延。

    两支肉棒像是要将她双穴里的媚肉皱褶全部伸展开一样地猛烈抽插,里面每一个 角落都被肆虐到,这与自慰的感觉完全不同,被火热的肉棍侵犯,让那已经习惯淫辱 的身体中燃烧着沸腾的快感,让女侠忍不住娇媚的扭动着腰肢,带动一对被绳淫靡绑 着的肉球来回跃动,这种晃动的幅度又被柳嫂用手指牵捏住乳头而限制。

    柳嫂瞧见她受奸淫的媚态,调戏道:「被绑成这种姿势,还要摇动屁股发出淫乱 的邀请,看来你的心情还不错呢。」上官燕此时所有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被蹂躏的性 感带上,阴蒂不断痉挛着,双穴被炙热的肉块撑满摩擦,和被捆绑折磨的刺激混合在 一起,使她已经完全被这过分激烈的快感所支配了。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上官燕 在下身被前后耸动的同时,口环里泄露出无法忍耐的叫声。随着前后肉洞交合「啪啪!」 的来回撞击腹部和屁股,蜜穴里面的敏感点早就已经完全鼓起,被肉棒不停的挤耸着, 令女侠的呼吸越发的急促,戴着淫具的小嘴里漏出的」娇喘也更加淫乱娇媚。

   前后沉重的撞击使屁股为之振荡,连子宫被摇动着,花唇和菊蕾象是被深入的快 感制造器击打一样,随着每次大力耸动的肉棒,阴蒂又被肉棒根部的狼毛节奏的刺激。
   被捆绑堵嘴的淫虐所带来的狂乱快感,仿佛让人融化般的热浪侵蚀着身体和大脑。 前面被刺激三个肉核时,就已经迎来过数次高潮,此时被肉棒狂插时,三个肉核仍然 没有被允许休息,柳嫂不断在她身上抚摸揉捏着推波助澜。

    鼓起的阴唇、涨大成紫红色的阴蒂、被持续抽插着的双穴,还有会阴到菊门的敏 感肌肤,都由于受到刺激而产生地狱般强烈的快感。又被六只手准确熟练的在的性感 带上来回做着抚摸和捏揉。强烈得出奇的快感让上官燕的身子不停的痉挛,屁股里的 两个肉洞缩的更紧了。寻常女子原本应在高潮时才会产生的极度感受,在她的屁股里 长时间的涌出来,并且维持在顶端。

    柳嫂见她小腹不断的挛动,笑道:「这么快阴关就被攻破了,你还真是越来越像 个神女了。不过你这屁股,还远远没被用到过头呢,以后会有数不清的肉棒淹没你。」 柳氏兄弟听到大姐这般戏弄这尤物,更是故意大力摇动腰肢来回耸动,肉棒混着她屁 股里粘稠的体液发出咕湫咕湫的淫秽声音。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上官燕狼狈的不断高潮,股间地狱 般的性快感肆虐着,雪白的屁股像迎合一样来回摇动,在阴户里抽插的肉棒带出透明 的液体,顺着大腿如丝线般滑落。

     前后抽送的两个汉子被她不断高潮的双穴挛动套弄,也忍不住淫叫起来:「喔!……喔!……缩的真紧……喔!……就要出来了!」两人都开始最后的冲刺,「啪啪!」 的肉体撞击的声持续又密集。

    上官燕屁股里被两个火热的肉棒猛烈的撞击,让她从戴着口塞的嘴里漏出更撩人 的连续叫床,难以置信的极端倒错的快感在屁股深处持续曼延着。柳氏兄弟被她淫态 吸引着继续撞击,同时猛的一顿,腰肢一抖,一前一后同时将炽热精液灌入侄媳美妙 的屁股。

   二人休息了一会儿,拔出肉棒,恋恋不舍的在美丽的女人屁股和乳房上贪婪的抚 摸着。兄弟俩享受着雪白臀部的弹力,两手沿着双丘,要看清楚中间一样将臀瓣大大 的掰开,让上官燕被尽情蹂躏过的部位露了出来。

   粉色的秘孔抽动着,前后蜜穴流出来精液,滑落到因高潮而痉挛脉动的阴户上。 看着眼前淫秽的景色,柳烟赞道:「真是绝色极品啊,这般天天灌她精液的日子也不 多了,真舍不得送她去当神女。」

    柳嫂正将上官燕嘴里的帕子拉出,在她屁股间擦拭着精液,听小弟这么说,便将 沾满精液的帕子又塞回女侠嘴里,对小弟道:「切不可因小失大,我们此番悔不该招 惹紫云宫,江州和海州的基业只好弃了。但只要将这绝色女子调教好了送去,那榭马 台国今岁的独家贸易,便又是我柳家的,此后能否重兴家业,便都着落在这侄媳身上。」
                  第四十六章    多夫

    自从上官燕和柳氏姐弟在铁匠铺里失踪,叶玉嫣一行人心里明白,四人失踪,必 定是上官燕又被柳氏姐弟掳走。大伙先在白龙镇周围找寻,方冈快马重金请了高手匠 人雕版,连夜印制了四人画像,放出了消息,将自己手下陆续调动起来寻人。

    如此过了数日,终于有方冈手下飞鸽传来消息,有人听一个客栈小二说,曾见 到过画像上的三人住宿,依稀听说要去海州,随行还带了一口箱子。众人得了线索, 准备启程向东赶去。

    金顶掌门骑术精湛,吵吵嚷嚷的自荐为前锋,叶玉嫣承他救命之恩,又想他是柳 嫂的师父,事急时或有益处,便点头同意,要和他一起先行。方冈听到他二人孤男寡 女同行,心叫不妙,也闹着要当先锋。那掌门听他聒噪,笑嘻嘻道:「兄弟,你这骑 术,只怕拖了我们的后腿。」方冈道:「我每日少歇些时辰,也可赶得过你。」

    金顶掌门道:「我这小老婆心软得紧,路途上若见你落后,哪又不等的道理,说 不定又要故意行得慢些迁就你,岂不误了正事?」方冈道:「我夫人若要迁就我,你 只管前行赶路便是,何必等我们。」

    叶玉嫣听他二人争风吃醋,脸色微红,不知还会有甚么胡言乱语,上去一手一个 拎住耳朵,先领去自家屋里,关上门,板起俏脸对二人道:「你们俩的事,我自有分 晓。倘若再闹,便都给我滚蛋吧。」说罢,将门一关,径自出门去了。

    众人正在院里等她,见叶宫主回来便继续商议,让萧玉若先押着代掌宫回紫云宫, 她自己和金顶掌门快马先行,去海州寻人,其余人可缓行赶去。

    汤大夫这几日郁闷得紧,前些日子虽是和上官燕亲热得少了,此时人不见了,方知 她在自己心里的份量。柳嫂的镣铐是他松开的,妻子被绑架时,他又在房里和文家姐妹 淫乐,虽然事后无人指责他,但却更教他难受。

    白玉如知他心意,这几日便一直留在他房里,白天帮忙整理经卷,晚上便尽心伺候 安慰夫君。此时她正在誊写,却见文家姐妹来找来。文雪兰早看到汤大夫出门去了,进 屋也不客气,上来便捏住白玉如俊俏的下巴嘴对嘴亲吻起来,白玉如手上拿着蘸着墨汁 的羊毫笔,怕弄脏了誊写完的纸面,也只由得她舌头在自己嘴里搅动。

    原以为文雪兰玩一下便好了,哪知她竟是无休无止,长吻不停,屁股上又被文若兰 从后面袭扰,只得先放下笔,用手抵挡。文若兰嗤嗤直笑,又去摸她大腿。白玉如两只 手要对付她们姐妹四只手,难免顾此失彼,也便不再抵挡,反手去摸她二人的身子要紧 处,姐妹俩却是不怕,反而扭动身子迎合起来。

    三人嬉闹了半响,姐妹俩才放开她,文雪兰笑道:「你最近这么守妇道,可叫李大 哥和胡大哥好生想念。」白玉如脸上微红,答道:「夫君他心情不好,我晚上要陪着他。」 文雪兰笑道:「所以啊,我们白天来找你,你是我们两家的小老婆,胡李两位夫君,你 也要侍候啊。」

    白玉如被她们一番抚摸挑逗,情欲也泛起波澜,心想:我听夫君说,服了缩阴飞乳 后,便不能再生育,既然如此便该多给他们房事之乐。心念及此,便道:「好罢,我去 侍候,不过我夫君两个时辰后回来,你们到时候可要放过我。」文若兰笑道:「姐姐放 心,待会儿玩好了,我姐妹俩必定把你洗得干干净净,一丝痕迹也不会留下,让你晚上 好继续侍奉汤先生。」

    叶玉嫣正自寻思金顶掌门和方冈的派遣,却隐隐听到文家姐妹房里传出浪声,好似 把她心弦拨动着,忍不住悄悄过去看。却见窗纸上有个破洞,似是被人偷窥过,她心想 白天屋外较亮,若在窗前看,窗纸透光,屋里便会发觉窗上的人影。

    好在那门板也不如何严实,有条细缝,叶宫主只往里面看了一眼,便瞧见了被捆绑 打扮淫荡的白师妹。她身上已被剥得一丝不挂,玉体上只有捆绑的白色丝绳装扮着,最 奇特的是脚上穿着一双木屐。那双木屐有异常高的后跟,前头又逐步缩窄,强迫女子踮 着脚,却让一双修长的玉腿更为性感。  

  这高跟木屐来由却是因为文雪兰高潮时喜欢绷直脚背,有时站着侍奉丈夫时也会踮 起脚,胡李二位却觉得她这模样更为诱惑,索性让隔壁木匠精制了几双高跟木屐,房事 时便教夫人穿上。文雪兰第一次穿这木屐,二汉情欲连绵不断,竟把她的手脚捆绑着吊 在闺房里奸玩到第二日天亮。

   白玉如此时也穿上了这双助情的妙物。她的双手已经被反绑在背后,捆了个后手高 吊缚的姿势,两个手腕被并拢捆绑在脖子后面搭在香肩的丝绳上,而双肘却被并拢捆绑 在勒住大腿的绳索里。上身被绑成了后仰的弓型,一对被捆绑在一起的乳房几乎是向天 上挺着。

    叶玉嫣没想到白师妹的身子这般柔软,更让她吃惊的是白玉如无人搀扶,被捆绑成 这个模样,又踩着这么高跟的木屐,被人用手指牵拉着乳头来回走动,居然能够在房里 移动自如。只听到文雪兰笑道:「你这瑜伽术也是越练越好了,准备好被强奸了吧。」  
  四人在白师妹身上抚摸玩弄了一会儿,又给她解开开手肘连到大腿的绳子,让她直 起身子。胡豹拉来一张椅子,让白玉如背靠着椅背,大腿叉开,把两个足踝分开绑在了 椅脚上,接着又用一根丝绳绑在她已经被反绑高吊的手腕上,向下牵拉。白玉如的纤细 的腰间卡着椅背,上身被反弓着向后折起,当李铁匠系紧丝绳时,白师妹的上身几乎反 弓到直立状态。

    叶玉嫣原本担心师妹被虐绑成如此淫荡的姿势会难受,但却瞧见她的表情一点也没 有痛苦的样子,反而高挺着丰满的乳房,戴着口环被迫张开的檀口里舌头不时地舔着红 唇,娇媚地小声呻吟着。

   李铁匠高挺着粗大黝黑的阳具站到了白玉如大叉开吊绑的双腿之间,一边握住她被 捆绑在一起的乳房揉捏着,一边喘息道:「宝贝儿,好多天没这么玩了,真是想死我了! 」说完,急不可待的用力向前一挺,大阳具一下塞进了粉嫩的蜜穴。

    随着大肉棒的插入,白玉如立刻转动螓首,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娇喘,叶玉嫣听得出 来,师妹的娇喘声中充满着兴奋而不是痛苦。李铁匠大阳具只抽插了两次就完全插入了 小穴,而白玉如也扭动腰肢迎合着火热的肉棒,一边淫荡地娇喘。

   李铁匠一边握住白如玉雪白硕大的乳房尽情地揉玩,一边用力地挺动粗大的阳具在 她的秘道里抽插奸淫,撞击着她那充盈着淫液的屁股,发出挑逗的「啪啪」声。他一边 揉捏一边上下耸动,同时还用手指夹住两个高翘的奶头来回扭捏。插在屁股里的大阳具 也是猛抽狠插,让白玉如的娇喘越来越浪。

   胡豹在一旁看得也忍耐不住,挺着巨大赤黑的肉棒贴上来,疯狂地强奸起她的嘴巴 来,两个大汉前后把住这吊绑着扭动的雪白玉体,如饥似渴的前后耸动着,四只大手更 是贪婪的在美肉上来回抚摸。 

   被他们疯狂地强奸,被捆绑成极限姿势的白玉如几乎被高潮的快感袭击得昏迷过去。 文若兰一边抚摸着丈夫的鸟蛋助情,一边笑道:「白姐姐最喜欢这个姿势,你们今日可 不要轻饶了她,使劲多干几次才好。」

   文雪兰握住白玉如的乳房,使劲地揉捏,一边笑着对晕晕乎乎的白玉如说:「不知 道让汤先生也一起加入,三个人同插的滋味会不会更妙。」白玉如觉得自己的秘穴和嘴 巴快感源源不断的涌入心房,依稀听到文雪兰在说话,内心也希望汤大夫来填满自己此 时空虚的菊门。

   乌黑粗大的阳具在那雪白的屁股和喉咙不断耸动着,看着随着疯狂地抽插而在椅脚 上颤抖的高跟木屐,叶玉嫣只觉得脸上发烧,心里叹道:还是白师妹看得开。她不敢再 看下去,想了想,便往关押着代掌宫的屋子走去。

    代掌宫神情委顿,见叶玉嫣进来,问道:「你来做甚么?」叶玉嫣一声叹息,反手 将门关上,又见师姐的水杯快要干了,去桶里舀了一勺来给她添上。与她对视了一会儿, 叶玉嫣道:「师姐,我仔细想来,紫云宫有一条秘规要说与你听。」代掌宫咋闻她言, 又惊又疑,却也不敢接话,只听她继续说下去:

   「紫云宫的弟子,都是四海寻来的眉目清秀的女童。或是收留孤儿,或是花钱问人家 买来收养。成长至少女后,择三名最为俊俏,品性良善的授以<落霞秘籍>,将来的宫主 继承人,也是从这三人中选出。」

    代掌宫从未闻听此事,此时听她说起,又想师父和师叔的相貌,果然如此。叶玉嫣 继续说道:「你要是觉得不公平,我也是没有办法。但紫云宫的规矩向来就是这样的, 并非是师父偏心。」代掌宫缓缓道:「紫云宫的规矩,可也是禁止淫乱。」

    叶玉嫣垂下美目,说道:「我和左右二使都犯了淫戒,实在是不配再据紫云宫的要 职。」代掌宫听她直承此事,呼吸急促起来,说道:「好,你竟然认了。」叶玉嫣抬起 美目道:「紫云宫主一职,我即日便会辞去,左右二使也和我一样,紫云宫当另选良人 担任掌宫。」代掌宫问:「那<落霞秘籍>呢?」叶玉嫣回道:「我自会交出。」
    她见代掌宫脸上露出一丝喜色,又道:「师姐,不过这<落霞秘籍>并不是给你。」 代掌宫道:「我是代掌宫,你若辞去宫主之位,便该由我暂时接任。」叶玉嫣道:「你 谋害同门,按律当革职面壁,我们四人,都再无职务啦。」代掌宫黯然道:「好好,只 是我要去面壁思过,而你们三个却可以放心去和男人鬼混,真是好公平!」

    叶玉嫣闻言一怔,心里咀嚼着她这句话,也是无言以对。思付良久,只回了一句: 「师姐,我先去了。」说罢去开门,神情竟有些慌乱。

    走出屋外,却见到汤大夫背着药囊回来。叶玉嫣一看见他,想起白师妹还在文家姐 妹房里白日宣淫,忙上前与他见礼,问道:「汤先生,我这几日身子有些不适,净做些 怪梦,你能否帮我看看。」汤耀祖还施一礼,看了看她气色,又给她搭了下脉,瞧了瞧 她说道:「姑娘没病啊。」叶玉嫣忙道:「不行不行,我浑身难受,先生快些帮我施 针。」不由分说,拉起汤大夫就往自己房里去,汤大夫哭笑不得,腾云驾雾般被她牵走。
    那边汤大夫只好敷衍医治着叶玉嫣,文家姐妹房里,两人把正把白玉如的双腿左右 分开,绑成个翘着屁股蹲下的姿势,脚上兀自穿着那高跟木屐。文雪兰一边抚摸玩弄她 屁股间,一边对她说:「宝贝儿,开始洗屁股里面了。」

    她一边说,一边故意把手的注射竹管在白玉如的菊门上轻轻撞着,文若兰蹲下身, 斜仰着头,仔细地看着大开的屁股间,笑道:「白姐姐这里真漂亮。」边说边伸手一边 用手揉弄着,白玉如戴着眼罩,身上敏感异常,顿时被她捉弄得娇喘起来。

    文雪兰笑道:「本想等她阴蒂变小一点再灌。现在又被你弄大了,此时灌进去我瞧 她又要高潮了。」她嘴上虽是这么说,却把拿打磨得晶光滑亮的竹管慢慢插入白玉如的 菊门。一边仔细地一点点插进着竹管,一边看着白玉如妖媚的磨样 。

    文若兰道:「好多精液啊,要给你前后都洗洗干净才行呢。」口中说着话,手去在 阴蒂上捏个不停,白玉如的玉体猛的一颤,又高潮了起来。文雪兰看她痉挛着,一边笑 道:「你屁眼儿夹得好紧,待会儿可要拔不出来啦。」一边将注水的杆子轻轻推上去, 说道:「若不是汤大夫快回来了,真想在你这性感的身上多弄点花样。」





 下一次更新要到10月13后以后,13号我要做脑部核磁共震,在此期间不适合写H文,请诸位书友勿等。

[ 本帖最后由 安娜卡列妮娜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菊花好养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