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虔诚的光明信徒
虔诚的光明信徒
 

蕾娜每日清晨必前往教堂进行认真的祷告。她行善好施,友善宽容,端庄正直, 从没有与男性发生过绯闻,除了没有神圣力量以外,她甚至可以与圣女相比,因 此在光明神教廷以及信徒之间都有着良好的名声。

大主教甚至在教宗面前提过这位年轻的女信徒——尽管是为了证明光明教义 得到良好的传播,出于向教宗说明他主管的区域业绩有多好。

能够被当作范例的蕾娜,她的虔诚不言而喻。

像这样虔诚高洁的女信徒,是不会做出亵渎神明的举止的吧。

——谁知道呢?

像这样被人视为典范的女信徒,是绝对不可能像现在这样,在男人腿间舔舐 伏在金色毛发里的男。根吧。

——为什么不可能呢?

「虽然嘴里说不要,但是身体却很诚实呢。」

蕾娜一边伸舌将男。根的圆头舔了一圈,一边舒展了眉笑得极具情。色意味, 「兰德大人,承认吧,即使是圣骑士大人,也是忠于感官快乐的野兽喔~」 
瘫倒在树下的男人脸庞上流淌着汗水,神色羞怒交加,明明肌肉结实,身体 强壮,却完全没有反抗的力量。

并不是如女人所说的那样,身体像野兽一样忠于感觉。

有着金色短发的男人如此想着,反抗的意识从没有减弱,却依然没有任何力 气——透支精神激发神力之后,这具身体完全是任人宰割的状态。

「你这个……伪信徒,你这是渎神——」兰德咬牙憋出这句话,但立刻咬紧 牙关制止自己发出一声呻。吟。

「真是口嫌体正直呢,明明很舒服对不对?想要我这样才是嘛。」蕾娜含糊 的说着,嘴唇沿着睾。丸往上舔舐,直到龟。头的部分,然后继续来回舔舐。 
从没有被如此对待的男。根不受主人控制的胀大,逐渐绷起的轻薄皮肤像是 轻轻一碰就能露出下面的肉,细密的血管和神经遍布在这里,积极反馈着外界带 来的刺激。诚实得不可否认。

虽然身体感觉很兴奋,兰德却更感到愤怒和羞耻,强烈的屈辱、被亵渎以及 憎恶的情绪令他全身紧绷,压抑着喘息的口中发出切齿的声音。

「蕾妮斯塔·卡曼!」兰德像要撕碎她一样。

蕾娜歪歪头,露出略带天真的甜美笑容,「呐呐,是蕾娜哟,不要这么生疏 的喊嘛,兰德大人~」

她说完之后没有停止,反而略微用力的吸了吸男。根的顶端,尝到一丝不带 腥味的略涩味道——兰德倒抽一口气。

像电流一样窜入脑髓的激烈感觉让心志坚定的骑士有一瞬间的恍惚。

随即而来的罪恶感、屈辱感让兰德仰起头,望着上方茂密的枝叶,咬紧牙后 准备承受这种足以让他自裁的行为。

——无法反抗,无法阻止。

可以祈求光明神的救赎吗?用这种羞耻的事情来祈求吗?

我的神啊,请你……

兰德面无表情的撇过头,再没有出声阻止蕾娜的侵犯。

蕾娜顿了顿,视线移到兰德的侧脸上,可以看见他轮廓迷人的侧脸,蔚蓝的 眼睛看上去一如既往的坚定。

即使如此对待他,他的精神都没有一丝脆弱的迹象。

就是这样让人想要侵犯他,想要让他的全身都沾上自己的味道。

这样的想要玷污光明化身的圣骑士。

蕾娜没有再在意兰德的反应,只垂眸含住勃。起的男。根,上下套。弄着, 因为一边套。弄一边吮。吸、吞咽,所以发出含糊的呜咽和呻。吟。唾液顺着嘴 角滑落,让湿漉漉的男。根更加水亮光滑,而褐色肌肤衬得湿淋淋的金色毛发更 加显眼,像发着光一样。

每一次吸。吮都能让男。根兴奋的分泌更多略带涩味的体。液。

能让男人满足的叹息的快感,却不能引起兰德做出任何反应——这位信仰坚 定的圣骑士,对于任何身体感官都有着绝佳的忍耐力,哪怕是如此深入骨髓的快 感也无法动摇。

但是,即使如此,作为圣骑士的兰德,他也只能忍耐,而无法阻止身体的感 受。

在蕾娜持续的吮。吸动作中,口中被射满了圣骑士充满生命力的精。液。 
长年茹素的男人喷射的精。液少了传说中浓重的腥气,略有些灼口,味道并 不好,可是却像春。药一样,有着极强的催。情作用。

蕾娜并不觉得这种体。液美味,但是心里却有着绝对的满足感。她意动下贪 婪的将精。液努力咽下,喉咙产生一种被异物沾染的难受感觉,可是她依然将口 中的精。液全部吞咽。

兰德是她的。

「呜……还有……全都是我的了呢~」

一边说着,蕾娜一边伸舌舔过男。根上残留的精。液,故意探过去面对依旧 维持面无表情的兰德,「你看,兰德大人,明明开心的全射出来了呢~不要否认 你内心的感受,承认吧,你喜欢这样。」

即使刚刚高。潮,兰德的目光也依旧冷冽清醒。

他没有说话,只是用态度表现出他远远的、高高的俯视着——他依旧是高洁 的圣骑士。

蕾娜缓缓叹息一声,伸手抚摸兰德的面庞,垂下眼睑,不让他转头避开,吻 上了他的嘴唇。

「兰德大人,你是我的。」

蕾娜如此说。



原本,应该不是这样的——是这样吗?



蕾娜来到这个世界已有八年,也在这个临近边陲的小城市定居了六年。 
按理来说,神圣骑士团的圣骑士们理应驻扎在教廷,蕾娜本没有可能见到圣 骑士。

然而,从几年前开始,黑暗神殿的复兴令各地出现异常。

魔物肆虐,邪恶的黑暗法师带动惨案——这种时候需要的就是光明神殿。 
像圣骑士兰德就是因此被派到这个边陲城市,为了退治魔物,以及防范城市 附近的暗黑森林发生异常。

即使这样,圣骑士原本也不会在教堂出没,但是兰德的青梅竹马便是这里的 神父和修女。

虽然兰德有着极高的天赋成为圣骑士,而童年好友却只是小小城市的神父和 修女,不过这些并不妨碍三人的友谊。兰德在没有重要事务的时候,清晨都会来 教堂等待好友结束祈祷,再一同进行各种活动。

而这导致了蕾娜在遇见圣骑士兰德后,堕入了针对兰德的妄想深渊。

……这不关兰德的事情吧?

无所谓啦,不是兰德的话,蕾娜才不会变成痴女呢。

将肉体与灵魂都献给光明神的圣骑士,同神父与修女一样,不可能再与别的 人发生关系。

——蕾娜原本,只可能是以兰德为性幻想对象的痴女而已。

然而,事情却出现命运般的转机。

蕾娜在树下发现了圣骑士。

原本完整干净的圣骑士铠甲已经接近破碎,男人面上有着浓浓的疲惫之色, 明明是全身无力的靠坐在树下,却依旧高贵、干净、一尘不染——他依旧是光明 的化身。

蕾娜十分激动,手抖得拿不住篮子,跌落在地上的篮子里滚出一些小黄瓜。 
她认为这可能是唯一的机会。

虽然她不知道强大的圣骑士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种任人宰割的样子——但是, 蕾娜只需要明白,他不可能反抗她。

如果她不做什么的话,可能就不会有机会改变了。

「兰德大人……」

面对因她出现而眼睛一亮的男人,蕾娜颤抖的声音掩藏不住兴奋,她不去理 会兰德原本想要她回教堂传递信息的眼神。

蕾娜慢慢不再颤抖,伸手触摸到她妄想中无数次侵犯过的身体。

她用期冀的声音请求着,「无法忍耐下去了,请实现我的妄想吧。」

——蕾娜虚幻的妄想,变成兰德碎裂的现实。

作者有话要说:←_ ←我想嫖禁欲骑士很久了,为什么没人嫖!【怒指】 
NTR·羞耻PLAY

以圣光净化拥有白骨领域的亡灵法师,原本应该是被载入教典的事迹,然而 ——因为越级挑战而不得不透支精神换取光明神的加持,却也因此而遭遇如今受 制于人的境况。

兰德并非没有心理准备,但那都只建立在落入敌人手里的基础上。譬如酷刑, 譬如诅咒,譬如邪恶的亡灵实验……他都能忍受,但绝对不包括被柔弱的、仅仅 比常人多了几分力气的女性用羞耻的方式这样折磨。

前所未有的屈辱和罪恶感使兰德的灵魂饱受痛苦。

因为无力抵抗而被侵犯就是无辜吗?

不。

如果信仰坚定的话,光明神一定会赐下恩惠吧——所以是信仰不坚定吗? 
是的。

明明将生命、自由、灵魂全都献给了至高无上的光明神,身体却依旧会因为 被碰触、抚摸和各种各样的行为而产生反应。可耻的,肮脏的,不容接受的反应。 
兰德因此产生的负罪感让他更坚定了信仰,将为此赎罪。

「如果我们的光明神真的宽容慷慨的话,又何必不让出你呢?」

蕾娜盯着兰德蔚蓝的眼睛,「光明神拥有无数信徒,更有着死心塌地的神职 者,少你一个又如何呢?难道在你的心里,光明神是自私、小气、狭隘的存在吗?」

伪信徒是不可信的。

尽管说得很有道理的样子,但明显哪里都不对。不能否认,更不能去承认她 的话——兰德移开视线,目光落在蕾娜居住的房屋内的摆设上,也并没有去在意 这里的摆设。

如同异教徒一样,是绝对不可信的存在。口舌圆滑,极擅狡辩,并不是神职 者擅长应对的类型。

兰德拒绝应答蕾娜的任何话题,也拒绝她精心制作的餐点。

「原来兰德大人的信仰不过如此啊,你想带着满身罪孽回归光明吗?」蕾娜 表情欢快的说,「就算兰德大人不幸饿死,我也可以用你的身体满足自己呢,可 以尽情亲吻兰德大人的嘴唇,抚摸兰德大人的身躯,用兰德大人的骑士剑满足我 空虚的身体……就算是尸体,也是我最喜欢的,迷人的兰德大人呢~」

兰德露出极其憎恶的表情。

他眉头紧皱,纠结了一会儿,最终沉默的接受蕾娜的喂食。

他沉默而忍耐屈辱,并不能感觉到任何温情的意味。

蕾娜并没有多少照顾病人的经验,她更常做的是为贫苦人家资助,偶尔帮忙 照顾也大多是做家务。她喂食的动作很是生疏,虽然小心翼翼,但依然不小心将 汤汁抖落到兰德的唇角和下颌。

「对,对不起!」慌张道歉的蕾娜显得有些令人吃惊,无论是人前的虔诚信 徒,还是兰德面前的荡。妇,她都看起来从容不迫。

不过对兰德而言,无论蕾娜如何都无所谓。

兰德下意识的伸出舌头将嘴角的汤渍舔掉,然后他动了动,却只能勉强抬起 手腕,便又失去力气落下去。

蕾娜此时放下碗,注意到他的小动作,眼神略微暗了暗,却只是伸手抹去兰 德下颌处的汤渍,然后将手指放到口中舔掉。

兰德脸上浮起夹杂着怒气的红晕。

这样的表情让蕾娜心里一动,她凑过去舔去兰德滴在下巴上的汤渍,伸手固 定住他的头不让他反抗,嘴唇向上移到他紧紧抿着的双唇。

「兰德大人好可爱。」

蕾娜的声音里满含对兰德的喜爱,尾音隐没在唇瓣与唇瓣之间。

她注视着眉头紧紧皱起的兰德,他的眼里满是嫌恶和屈辱,然而即使如此, 他的眼里也仿佛有着无尽的光辉。

蕾娜温柔吮。吸着他不愿放松的嘴唇,尝到她做的蘑菇鸡丝汤的味道。 
「别这样,太压抑自己并不好,兰德大人……」柔声劝诱着,蕾娜同时伸手 探入兰德的衬衣里,抚摸他被肌肉绷紧的皮肤,试图用温柔的爱抚让他放松。 
然而,心里绝对抵触她的兰德的身体更加紧绷。

蕾娜苦恼的叹了口气。

将双手滑进他的衣服下面,贴上男人发烫的身躯,沿着他的肌肉曲线寻找他 身体的愉悦地带。触摸到他沁出汗液的皮肤,她不禁哆嗦了一下。

「兰德大人……」

蕾娜呻。吟一声,情不自禁的跨坐到兰德身上,然后满足的将头靠在他宽阔 的肩上,身体也随之贴上了他的身体。

男性饱经锻炼而充满刚性的身躯贴合着蕾娜柔软的身体,令她满足的呼出口 气,并贪求更多的在他身上磨蹭。源源不断的热度从贴合处传递到骨子里,蕾娜 轻声呻。吟着,下。体在兰德脐下三寸的地方难耐的厮磨着。

兰德满面通红,怒瞪着身上为所欲为的蕾娜,紧抿着的嘴唇还因为怒气而颤 抖着。

「别这种表情嘛,太不解风情了,兰德大人……我想对你做这些事情很久了, 折磨得我快疯了呢,想要对你这样……」蕾娜舔了舔兰德的嘴唇,并轻轻含住吮。 吸了一下。

「这样……」她偏过头去吮。吸兰德同样通红发烫的耳垂,在他耳边轻声发 笑。

她再次移动嘴唇,含住他的喉结,「还有这样……」

「当然——」蕾娜用手解开兰德的衬衣,亲吻上他微微凸起的乳。头,亲吻 时发出了让人感到羞耻的「啾」声,「还有这样子……」

做完这些行为,蕾娜认真的对兰德说:「兰德大人最美味了呢~」

随着蕾娜的话音一落,兰德脸上的温度更烫了些,同时,眼里流露出的嫌恶 和抵触也更加强烈。

蕾娜不以为意的重重吻了一下兰德的嘴唇,高兴的说:「现在这样就像神赐 一样呢,能对兰德大人做这样那样的事情,实在是太棒了!」

她说着,伸手托起兰德的右手,低下头端详了会儿他因为握剑而骨骼分明的 手,他皮肤是健康性感的褐色,手指有着粗糙的茧,还有细小的伤痕。

蕾娜脸上悄悄浮起了绯色。

她的表情却是梦幻一般的愉悦。

「我一直想这样,被兰德大人的手触摸这里呢。」

依旧是温言细语,蕾娜却带着兰德的手往身下去——她挺起腰肢,用右手撩 起裙摆,左手将兰德的手强行塞进内裤里。

蕾娜白净的脸上更红了。

她盯着兰德脸上挣扎的表情,细细观察他有心无力的屈辱眼神,竟然愈发情 动。

摁着兰德右手的力气加大,蕾娜握住他的中指,让他的手指去感觉她发热、 湿润的身体,让他知道她仅仅是看着他就情不自禁。蕾娜弓起腰,身体向后仰, 方便让兰德的手指沿着阴。部的线条滑进缝隙,然后强迫他将手指侵入她溢出爱。 液的穴口。

比她自己的手指粗大、粗糙的手指让穴口附近产生从没有过的舒爽感觉。是 妄想中也虚构不出的真实感觉。

这种妄想变作现实的感觉令蕾娜感动得想哭泣。

——真正想哭的应该是兰德。

「兰德大人还是小孩子呢,竟然露出想哭的眼神……我的身体还没有被侵犯 过哟,你要试试吗?」蕾娜故意突然用力让兰德的手指没入,感受着他摩擦过处。 女特有的肉膜,她在刺痛、火辣辣的擦伤感觉里心情愈发愉快,「呐,用你的肉。 棒进来的话,就可以尝到处。女的滋味哟~其实你现在心里很想这么做对不对? 别否认了呢。」

「住口!你这个……!」兰德脸色一阵纠结,到底没有把粗俗的词语吐出来。 
蕾娜却欢快的笑出声。

她微微俯下身,因为体内的手指摩擦而感到疼痛,她眉头微蹙,却十分愉快。 她的嘴唇贴近兰德的唇,呼出潮热的气息,「想骂我吗,我的圣骑士大人,嗯哼 ……没关系呢,用你能想象的所有污秽的词语来骂我吧,我的兰德。」

蕾娜说着发出细微的喘息,她难以忍耐的轻轻扭动腰肢和臀部,让兰德的手 指在体内更加适应,便于她用他的手指来回抽。送、四处抚摸摩擦。这种快感比 起她自己来做更舒服。

兰德再次试着反抗,他想抽回手,却依旧只能略微动一动。他表情难看的瞪 着陷入情。欲的蕾娜,「放开我,蕾妮斯塔。」

「不要~呜,好舒服……」蕾娜语气轻快的干脆拒绝后,脸埋在兰德的颈窝 里,她的呼吸都扑在男人汗湿的颈窝。

她的声音因为被堵着的关系显得有些含糊,「没办法了,兰德大人就用你的 手指来夺走我的处。女身吧~」

蕾娜十分愉快。

被她幻想过不知多少次的手指被她包裹在身体里,她不在乎到底是兰德的什 么部分,哪怕是他的骑士剑也是很棒的——只要是兰德,用什么来取走处。女身 都好。

蕾娜再将兰德的食指和无名指依次刺入穴内,因为尺寸的关系,她只能勉强 卡住他的三根指头。

她用右手撑在兰德的身侧,左手握着兰德的手,一边挪动着腰臀,一边用他 的手来回摩擦着被撑开的穴口。

她的视线黏在下。体和兰德的手上,注意力全放在了上面。

蕾娜喘息着,微微笑起来,「我觉得很舒服喔,兰德大人,你好棒。呐,不 想感受一下更舒服的感觉吗?」

她说着略微移动视线,迎上兰德憎恨的目光。

被迫作为伪信徒的自。慰工具——即使是常人也会极为羞耻和屈辱,更何况 是贞洁的圣骑士。蕾娜心知肚明,却无法停止。

「只有我一个人被折磨真是太过分了,明明不是罪大恶极的事情不是吗?兰 德大人……」

蕾娜再度趴伏在兰德的身上,耳边传来体。液被搅动的声音,她面红耳赤, 心潮涌动。

「我对兰德大人的妄想……虽然是不被社会认可的妄想。」蕾娜的阐述十分 冷静,尽管混杂着娇声吟哦,却无法否认是思维冷静下的产物。

「可是,并非是危害他人生命和财产,破坏社会安定的妄想嘛。」

她用理所当然的口吻说完,就仿佛得到允许一样,蹙着眉头,一下子让兰德 的手指撕破她的处。女。膜。

在一刹那窜起的激烈痛楚里,蕾娜眼角带着泪花,发出满足的、愉悦的、得 偿所愿的叹息。

「呐……兰德大人,我吃掉你的精。液,你也沾到我的处。女。血了呢~互 惠互利~」

作者有话要说:←_ ←继续羞耻play……我们的骑士要崩溃了,尊严、 贞洁被侵犯什么的]_……

如果心理素质不好的话,就会灵肉崩溃吧!

不是作者的错!都是时辰的错!

NTR·浴室PLAY

蕾娜居住在城市的贫民区附近,平日方便救济贫民,也落得清净。但这对兰 德来说,却相当糟糕。

因为人烟稀少,即使呼救也不可能得到帮助。

不,实际上时而会有人来找蕾娜,但兰德并不能请求帮助。蕾娜在白天的时 候都会用布条封住他的嘴,尽管布条很干净,甚至带着薄荷香气,但是——她这 是在监。禁他。

兰德自知迟早会被蕾娜强迫发生更深入的关系,这让他既难堪又焦虑。不过, 兰德并没有放弃自救的想法——蕾娜清晨依然会去教堂参加祷告,然后与城里的 居民交易需要的东西,接着会去处理她能帮忙的事情——在此期间,他拥有一段 相当长的自由时间。

「我不是坏人呢,只是对兰德大人这样子而已啦。」

蕾娜毫无心理负担的笑着对兰德说,「因为兰德大人太美味了,我早就爱兰 德大人到神魂颠倒了呢!」

兰德忍不住冷笑,「你的言行在玷污『爱』这个词。」

爱是珍惜、牺牲、奉献、守护,绝对不是占有、囚禁、践踏和自我满足。爱 是人性里最基本的光辉。对正直的圣骑士来说,蕾娜这种侵犯的行为绝对是在讥 讽「爱」这个词汇。

蕾娜笑眯眯的点头承认兰德说的对,又说:「没办法嘛,因为太长时间的求 而不得,我的心已经坏掉了嘛~」

听到这种理所当然的回答,兰德撇过头,不愿意再看蕾娜一眼。

蕾娜对此毫不在意。

「最喜欢兰德大人这种正直的反应了,好棒,来亲一个~」她高兴的凑过去 吻上兰德的嘴唇,没办法突破兰德紧咬的牙关,她微微嘟了嘟嘴,却又眼睛一亮, 「对了,我买了男人穿的睡衣回来,兰德大人试一下吧!顺便先洗个澡~」 
——兰德终究逃不过全身暴露在蕾娜眼前。

男人被剥得一。丝。不。挂。

蕾娜的手有些颤抖,她伸出手去抚摸眼前赤。裸的褐色胸膛,一时间感动得 眼睛都湿了。虽然他的胸膛因为他的愤怒而急促起伏,但并不妨碍蕾娜去感受结 实的大块胸肌,她吞了吞口水,凑上去舔了舔肖想很久的胸肌,舌尖便尝到汗水 的味道。

除了胸膛,还有韧性十足的细腰,肌肉紧实的长腿,甚至是线条漂亮的臀部 和脚趾——蕾娜都好想舔一遍。

「比起用水给兰德大人清洗身体,果然还是想用我的口水呢!」蕾娜说着痴 汉的话,笑眯眯的看兰德变得僵硬的反应。

她凑上去亲了亲兰德的嘴唇,「开玩笑的,来洗澡吧~」

蕾娜把兰德扶到浴池里——她的力气和男人一样大,何况比起前一晚背兰德 回家,扶兰德这种事自然不困难。

看着被水淹没大半身体的兰德,蕾娜愉快的微笑起来,她的目光像蛇一样把 兰德全身爬遍,引得兰德脸上又憋出了愤怒的绯红色。

蕾娜站起身,活动了一下身体,把连衣长裙脱了下来。她没有穿内衣,嫣红 的乳。头挺立在雪白的胸脯上,她胸型圆润饱满,表现出她已经成熟诱人的年纪。 虽然因为常宅在家的关系,她的身上有一些赘肉,但并不影响女性魅力,反而呈 现了略丰满的妩媚。

然而,这副惹人血脉贲张的裸。女画面没有引起现场男人的注意。

兰德眉头紧皱,强行忍耐着怒气,眼神如常的看着蕾娜。

他没有任何反应——唯一的反应是更加恼怒。

兰德浑身肌肉绷紧,抗拒她的亲近以及接下来替他洗澡的行为。

——自以为理解蕾娜将做什么的圣骑士实际上还没有充分的心理准备。 
以为只是帮忙洗澡吗?

以为只是两个人一起洗澡吗?

圣骑士大人太天真了。

蕾娜踢掉鞋子,同样一。丝。不。挂的身躯浸入热水中,并贴上兰德的身体。 
她看着兰德被水沾湿的眼睛,张口吐出柔软的声音,「兰德大人,没办法自 己洗澡很难受吧?我帮你呀……」

柔软的胸脯压在男人宽阔坚硬的胸膛上,肌肤相贴的感觉令蕾娜舒服得眯起 眼睛。她缠上男人的身体,双臂搂住他的脖颈,腿也纠缠着他的腿,让两具身体 紧密贴合。

这一下,兰德的脸都绿了,「你——快放手!滚开!」

「才不要~」蕾娜再次欢快的拒绝。

迎着兰德流露出惊恐的憎恶眼神,蕾娜用胸脯在他胸膛上磨蹭了一下,弯唇 勾起笑弧,「别紧张,放轻松点,兰德大人,我这就放手……」

随着她的话语,蕾娜也在浴池中支起身子,并扶起兰德让他靠着墙坐在浴池 边,兰德不由得松了口气。

蕾娜微微一笑,一面将沐浴用的乳液挤到掌心,然后涂抹到乳。房上,一面 动作缓慢的坐到兰德的腿上,「现在,乖乖的让姐姐给你洗澡澡哟~」

说完,蕾娜在兰德做出反应之前,微微挺起身子,双手托着乳。房将它们压 上兰德的脖颈下方,乳。头擦过兰德的锁骨,令蕾娜轻轻呻。吟了一声。 
「你做什么!」察觉到不妙的兰德紧张起来,努力仰起头避开与蕾娜的接触。